鹤壁市山城区工业陶瓷厂
鹤壁市山城区工业陶瓷厂
当前日期时间
新闻详情
 
联系我们
 
 
文章搜索
 
 
文章正文
周鸿祎:湖北人陈一舟最聪明 雷军第二我第三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2-07-11 14:57:58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“我是一个2B青年,因此形容我需要用三种语言:阿拉伯数字、英文字母、中文。”6月21日,奇虎360董事长周鸿祎受邀出席在武汉举办的“湖北青春创业季”开幕式,并分享了创业经验。

自认为“继承了湖北人脾气硬,性格直,嗓门大的秉性,对看不惯东西,谁都敢批评,谁都敢挑战”的周鸿祎,在互联网圈子里,以“好斗”闻名。

从程序员到业界大佬,创业十几年来,他和李彦宏抢生意打过官司、和马云相互“封杀”对方、抢过丁磊的地盘、和管网站注册报备的CNNIC干过仗,同瑞星、金山、卡巴斯基都对骂过,与马化腾互掐让网民做过“一个艰难决定”,如今又和同为湖北老乡的小米科技董事长雷军在京城“斗法”。

事实上这也符合周鸿祎的商业逻辑,自创业以来,周鸿祎经历了无数次大大小小“战役”,但并不是每一次他都能胜利。之所以能熬到现在,他把成功归结于自身“二”的精神。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,他表示,创业必须创新,创新是残酷的,这也是创新者最难承受的。作为一个创新者需要有点“二”的精神,才能在残酷现实里走的更远,最终熬到成功。

不装,不端,有点二

“我总结了七个字送给创业者们:不装,不端,有点二。”在仪式上,周鸿祎被邀请作为嘉宾发言,这句话逗笑了全场。

在他看来,不装,就是创业者要把心态放空,这样才能够贴近市场,贴近用户,才能根据用户的需求不断的改善产品。只有不装着端着,才能听得进来自用户、合作伙伴、投资人的批评和意见,才能够接受各个方面的挑战。

显然,这是周鸿祎的经验之谈。

2002年末掀起的百度与3721的“大战”,两家公司产品互相卸载。无论是对簿公堂,还是寄希望于雅虎的反击,最终都以周鸿祎“败北”结局。

如今,回顾3721的生与死,他认为“3721失败,是我忽视了用户的感受,不尊重用户的利益,眼里只有竞争对手。最终,3721赢得了战斗,但却输掉了战争。换句话说,不是竞争对手打败了我,是用户打败了我。”

此役,让周鸿祎深刻认识到用户的重要性。于后来的“3Q大战”中,在多方调解之下,360公司先召回了360扣扣保镖软件,随后腾讯公司也作出让步,QQ和360才得以恢复兼容。

“360这些年发展非常快,与互联网巨头的很多用户都是重合的,让巨头感觉到了威胁。”事隔近两年,周鸿祎坦言:“‘3Q大战’并不是我们想看到的”。

从1998年开始创业,至今已有14年。从程序员到业界大佬,一路走来。周鸿祎对自己的评价是:“我是一个比较二的企业家,360也被认为是比较二的企业。”他认为,作为一个创新者没有点二的精神,是不太可能的,创业必须创新,创新一定是一个失败性很大的事情,成功,除了偶然最后都是熬出来的。

梳理周鸿祎的“商路历程”,不难看出他对“创新”的理解。

2009年,整个杀毒软件市场还处在“杀毒付费”的年代,奇虎中国率先推出了360免费杀毒软件,不仅像一颗炸弹投入了杀毒软件市场,让瑞星、金山坐卧难安,随后也迅速让360公司座上杀毒软件市场的头把交椅。

360免费杀毒软件于2009年10月20日正式发布,根据艾瑞咨询数据,不足一个月其市场覆盖率已达到20%,八个月内,用户总数突破2亿大关,市场覆盖率超过51%,成功把瑞星从坐了十多年市场第一的宝座上掀下来。

“当年我们坚持做免费杀毒,很多人都认为这个想法简直烂透啦,一定干不下去,但是我们就是通过这种‘二’的精神坚持下来。所有的创新在刚开始的时候都被认为是叛经逆道,都被认为是非主流,但坚持下来,可能这个想法就能做成。”周鸿祎总结道。

“作为一个创业者,在你都不知道怎么赚钱的时候,我希望你还能保持一点点理想主义。”在分享创业心得时,周鸿祎表示,如果创业者在创业初就以融资融到钱、上市作为成功标准和目标,很可能最后都不能坚持把事情做下去,实际上真正的创新者,刚开始的时候未必知道所做的事能赚钱,也未必有个完整的商业模式。

360的“阳谋”

依照周鸿祎的逻辑,对一个有创新精神的求职者来说,商业模式,可能是在创业之后才确立的。早前推出免费杀毒是一种商业模式,如今,互联网企业做手机也是商业模式的一种,更是一种趋势。

目前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互联网企业参与其中,小米科技、百度、阿里巴巴、腾讯、新浪、人人网、盛大等,就连教过英语、砸过冰箱、打过嘴架的罗永浩也宣称要做手机。

网络上也流传一个无从考证的段子。因为在罗永浩办公桌上看到摊着一堆智能手机和配件,给了周鸿祎做手机的启示:得终端者得天下。

“现在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忧心忡忡,未来大家都用手机上网了,我们该往何处去?”周鸿祎说。

虽然奇虎360先后推出了手机卫士、手机桌面、手机浏览器、手机助手、安全通讯录和360云盘等十余款产品,虽然号称有4亿用户,但是互联网行业的风云变幻,让周鸿祎仍感觉心里没有底。而当务之急,必须在智能手机市场上也抢立一个山头。“做手机是我们的一个大战略。”

第一波互联网公司做手机的经验表明:把命运寄托于人的旧路行不通,必须掌握主动权。在与一些手机厂商接触过程,周鸿祎惊喜的发现,手机厂商正为终端利润越来越薄的现状发愁。于是,他想到另一条路:不要品牌,不做制造,只要平台,自己包销。

“360是一个互联网企业,我们不懂得怎么做手机,但是华为、阿尔卡特是手机专家。做手机要解决很多问题,例如质量监控、供应链管理、售后维修,占用大量的资金,而且产品越来越同质化。这些都是互联网公司不擅长的,我们不可能从重新试错开始。”周鸿祎说。

按照预想,合作之后,360要帮助手机厂商实现销量增长、收入增长。作为回报,这些厂商生产的手机里面的安全软件一定要用360的。

业内人士分析,仅这么一个创意,360做手机就要比第一波互联网企业做手机省心得多。一来手机品牌不用操心,还省掉大笔品牌推广费用;二来硬件配置,售后服务等也不用操心;此外,所谓的“特供机”还能节约渠道的费用。

6月28日,上午10点,首批360特供机AK47在天猫、京东、阿尔卡特官网商城开售,不到3个小时,就已售罄。

按照周鸿祎的思路,360并不是寄希望于手机终端获得利润,他所希望的是能像苹果,亚马逊一样通过增值服务(APP应用)来赚钱。但这并不是一条康庄大道,前路不定,更有前车之鉴。早前,从应用起家介入智能手机市场的还有曹国伟和马云,前者推出了新浪微博手机,后者有阿里云手机,但都暂告失败。这就意味着,周鸿祎的特供机要面临同样的风险。

尽管首战告捷,周鸿祎还是在进行一次“冒险之旅”,这次能不能再以“二”的精神逢凶化吉,值得期待。

记者手记

“小米手机赚钱那是无可厚非。我只是恨比较装的人,明明赚钱,还坑用户说不赚钱,用户买你手机,像拿了你多大恩赐似的,这就是我最看不惯的。”也许已经料到会问这样的问题,在接受采访的时候,周鸿祎也不忘就着网络上的“口水战”顺便“吐槽”。

百度搜索周鸿祎,第二个词条是“周鸿祎雷军”,同样,百度搜索雷军,第二个词条是“雷军周鸿祎”。同为IT届大佬,同为湖北老乡,曾经的朋友,如今是对手。周鸿祎与雷军的恩怨足以出一本书来解说。就其恩怨来讲,最近最受瞩目的,当属微博里沸沸扬扬的“小3大战”。

但周鸿祎并认为“这不这是一场什么大战”。目前看来,这场发起于微博的“口水战”,在经历各方势力的力挺、拍砖后,已经成功为即将面世的“360特供机”赚足人气。微博俨然已经成为了他推销手机的主要战场,不仅如此,在线下只要有机会他也不忘了为自己的产品宣传一番,做一下品牌曝光。

采访中他会在聊手机的时候,举起手中的AK47工程机向记者们展示,“你看我们这款机器,配置绝对是一流的,就是屏幕稍显大了,拍其照片来不方便。”又而引来记者们对AK47上市时间的追问。

“厂商之间相互吐口水是正常的,到目前为止我可以拍胸脯说,我们没有任何造谣抹黑过小米,都是基于基本的事实。”被称为“红衣大炮”的他,自认为继承了湖北人“脾气硬,性格直,嗓门大”的秉性。“看不惯东西,谁我都敢批评,谁都敢挑战。”而今回看小三大战,周鸿祎又习惯以资深业内人士的身份“吐槽”。

“小米去年做的相当成功,开创了一个互联网手机的模式,但是,今年没有坚持下去,他们原来也是准备一年不赚钱,准备靠互联网服务赚钱的,但是没有想到米聊被腾讯干掉了,今年的小米变成了一个靠硬件赚钱的企业,这也给了我们一个机会,我们可以帮助很多手机厂商进一步的提高手机性价比,所以小米感觉威胁很大,甚至气急败坏……我认为厂商之间有点竞争是好事,这样才能通过市场化调节做出更好的产品,最终是消费者获利。”

当然周鸿祎对雷军也会有比较客观的评价:“雷军是湖北人中很优秀的,我总结过我们都有湖北人的特点,他继承了湖北人的机敏和聪明。雷军比我聪明,他想的那些招我都想不出来。”但当重点谈到聪明时,周鸿祎又会话锋一转,“湖北人第一聪明的当属陈一舟,第二是雷军,我排在最后。”

“湖北人的性格最适合创业”。他认为,湖北人不安于现状,敢于起来改变世界,敢于冒风险的精神就是创新和创业的精神。这源于他把“辛亥革命第一枪在武昌打响”理解为“创业精神”。而在他眼里,创新离不开人才,这又是湖北的优势,发展潜力巨大。如果能发挥出来,将来一定会出现很多优秀的创新创业企业。“现在我们已经看到一些苗头了。”

“我希望今年能把我们开始做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放到武汉,湖北将是我今年的投资重点。”周鸿祎表示,目前正在和国内一些知名VC合作,准备成立创投基金,主要投TMD,无线互联网方面。

 
脚注信息
版权所有:鹤壁市山城区工业陶瓷厂 技术支持:亿仁网络 
公司地址:河南省鹤壁市山城区北环路    联系电话:0392-2639198
豫ICP备11032508号
统计代码